《上海堡壘》是末日愛情小說? 原著作者江南回應質疑

時間:2019-08-15 16:50:41閱讀:編輯:
《上海堡壘》是末日愛情小說?原著作者江南成都回應質疑 并承諾要為《龍族》填坑作家江南。江南作品《龍族》。江南作品《上海堡壘》。8月11日,并未參加其他城市《上海堡壘》路演的江南,特地來到成都,連續參加
《上海堡壘》是末日愛情小說?  原著作者江南回應質疑
《上海堡壘》是末日愛情小說? 原著作者江南回應質疑
1/3

《上海堡壘》是末日愛情小說?

原著作者江南成都回應質疑 并承諾要為《龍族》填坑

作家江南。

江南作品《龍族》。

江南作品《上海堡壘》。

8月11日,并未參加其他城市《上海堡壘》路演的江南,特地來到成都,連續參加了影院和書店兩場見面會。江南說,“成都對我來說是讓我覺得幸福的地方,基本上我每一本書簽售會的第一場都在成都。因為這里能讓我感受到很大的熱情和讀書的沖動。”在讀者見面會上,江南還回應了質疑,并分享了他在原著作品中所描寫的科幻元素。

關于原著的科幻元素

“是兩種文明方式的較量”

曾有不少朋友問過江南:“《上海堡壘》不就是一部末日愛情小說嗎,它有什么地方像科幻?”江南承認,這是個非常尖銳的問題,需要冷靜回答。“為什么我當時想寫的是以一座城市的結構去對抗一架外空母艦?在書中,德爾塔體系文明是像一個蟲族一樣的文明,每一個子體都依賴于那個像母后一樣的東西,它們可以聚集為一個意識。而人類在上海擁有1700萬個不同的獨立意識。”

在江南看來,人類文明史一直是按照聚居區、聚居城市、聚居鄉鎮來劃分人類的文明程度的。“上海作為一個大都會,它是人類文明最高程度的集結方式。把1700萬人口放在一座城市,他們有高低有別,生活環境不同,階級有別,收入有別,男女有別,年齡有別,他們要對抗的是基本上一模一樣文明模式,對抗擁有幾千萬個體的外星人。這兩種文明方式的較量,就是我覺得在《上海堡壘》里面想寫的科幻元素。原作中倒沒有強調像空戰這樣的東西。”

關于原著的感情線

“是一種遺憾和悔恨的交織”

關于江洋與林瀾之間的感情,江南也給出了自己的理解。“在原書之中,江洋對林瀾顯然是一個懵懂的男孩兒,是對于一個年長于自己的女性直接的愛。但是對方是強大的,是讓你覺得無法駕馭的。而江洋的性格中有怯懦和卑微的一面,會讓他一直猶豫去表達這件事,所以在原著中寫感情,是一個遺憾,江洋甚至是會悔恨,因為他怯懦而阻擋了他去跟別人表達的機會。”

書中,林瀾也有兩面性。“林瀾從理智上講,會覺得自己跟楊建南在一起會更加合適,無論從年紀,社會地位,經過的事情,她都會覺得跟楊建南在一起會更適合,會有安逸的生活。

但林瀾性格中的深層性格,跟江洋是一樣的,她是叛逆的,自我的,要突破外物的。”江南總結,“江洋的內心是怯懦的,但他外殼是叛逆和自我的。林瀾雖然內心自我、叛逆,但她的外殼是個負責任的。”

關于讀者的“催更”

“不會為《龍族》留下未解之謎”

雖然影片在劇情上受到不少質疑,但上海大炮浮出水面的特效卻備受認可。“在畫面呈現方面,作者有的時候是肯定不如導演的。我其實根本沒有想過,寫原作的時候在我看來,上海大炮就是一個黑黑的炮。當時看到上海大炮升起來對著天空中打出炮火的時候,還是挺佩服導演和設計師的。”

接下來,江南會“安靜一段時間”,并“堅持把目前的連載告一段落。”在成都,面對“催更”的讀者,江南承諾,不會為《龍族》留下一大堆沒有解的謎。“我在想辦法把之前的懸念給大家解釋了,盡量絕大部分吧。那些實在解釋不了的,就留在修訂的時候改掉。”

江南還想完成一個寫作宏愿,“當我們寫一個少年的作品時,這個少年是不會成長為大人的,他會從一個未覺悟的少年變成一個覺悟的少年。我想寫一個能被讀者接受的、從少年成熟了,并且能像成年人一樣負責,能夠面對死亡,面對自己的責任,像成年人一樣抉擇,并且依舊吸引讀者。我希望這本書寫出來以后連我自己都無可模仿,是很多年以后都能站得住的作品。”

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荀超 實習生黃陳睿

評論

    評論加載中
?
?
辽宁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